加重強制性交罪【故意】【未遂】

 

本條(§222)之規範,為前條強制性交罪之加重處罰規定,其中分別以複數之行為主體(Ⅰ)、行為客體之特殊情節(Ⅱ、Ⅲ)、犯罪之手段(Ⅳ、Ⅴ)、犯罪之情狀(Ⅵ、Ⅶ)以及犯罪所可能層升之危險(Ⅷ)等,作為其考量事項。以下便就各款加重事由加以討論:

一、二人以上共同犯之者

本款之規定,係由舊法所稱之「輪姦」行為而來。立法審議過程中,係以「刑法輪姦罪並無處罰未遂犯之規定,如共同行為人中有一人未遂時,即無法處以本罪,只能處以前條之未遂犯,為求對社會及被害人的保障更進一步,並求刑罰之公平」為由,而特立本款之規定。

二人以上共同違犯本罪,之所以要加重處罰,理由在於複數行為人為犯強制性交罪,對於被害人而言,不論是心理上或生理上之侵害,皆較為嚴重(升高被害人生命生體之危險),故有加重處罰之必要。

兩人以上共同參與之行為,如僅其中一人為性交行為,另一人僅為壓制或把風行為,二人是否皆以本罪論處,不無疑義,分析如下:

修法前,條文係以「輪姦」行為為規定,故在解釋上,必須數人皆為性交行為,始足當之。否則僅能論以強制性交罪§221之共同正犯。惟修法後改以「二人以上共同犯之」為規定,即將共同正犯之情形,列為加重處罰之規定,使得未為性交行為之人,亦須負加重罪責。

此外,修法後以「二人以上共同犯之」為要件,即以「共同正犯」為本罪正犯之規定,惟此與強制性交罪§221之共同正犯有何不同,值得進一步探究。就主觀方面而言,複數行為人須有共同之行為謀議,此於新、舊法時代皆同。

就客觀方面而言,複數行為人須有共同實施行為,惟本罪之構成,依實務見解認為,須複數行為人皆在場,始足當之。如係至於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事先同謀,而推由其中一部分之人實施犯罪行為者,則不能論以本罪,僅能論以法制性交罪§221之共同正犯。

二、對十四歲以下之男女犯之者

本款係以行為客體之特殊年齡為事由而設之加重條件,加重之理由在於,這些被害人的抵抗能力柔弱,身心狀態不如一般人,遭摧殘後復健更加困難,對於年幼的被害人而言,不只是美好人生的夢境破碎,也可能因而成為潛在的犯罪人。故有加重處罰之必要。

惟由條文形式上觀之,與幼年男女性交及猥褻罪§227似有重疊之情形,故須加以區分。原則上,如被害人年齡在十四歲以下,但已有性決定自主能力者,行為人於違反其意願之情形下,對之實施性交行為,應成立本罪。反之,倘被害人年齡雖未滿十四歲但未違反其意願(雖稚齡但仍有性決定自主能力),或被害人因年齡未滿十四歲而欠缺性決定自主能力者,則應依與幼年男女性交及猥褻罪§227論處。其判斷標準即在於「是否違反被害人之意願而為強制性交行為」。

三、對心神喪失、精神耗弱或身心障礙之人犯之者

本款係以行為客體之特殊精神障礙為加重處罰事由。加重處罰之理由同前款。惟在適用上,須與乘機性交罪§225加以區別。亦即,如被害人雖屬精神耗弱或身心障礙之人,但以仍具有性自主能力而得表示其意願者為限,於違反其意願而對之實施強制性交行為時,始足以論以本罪。反之,倘被害人心神喪失、精神耗弱或身心障礙之情形,已達於欠缺性決定自主能力而不知抗拒程度者,則僅得依乘機性交罪§225論處。

四、以藥劑犯之者

本款係以犯罪之手段為加重處罰事由。亦即,行為人以施用藥劑於被害人身上,致其喪失抵抗能力,而於違反其意願之情節下,對之實施強制性交之情形。修法審議程序中以「施用藥劑犯之者,不僅使被害人毫無抵抗能力,且有害其健康」為由,特以本款規定之。惟行為人施用藥劑後,是否進而造成被害人之身體或健康受妨害,應非所問。

五、對被害人施以凌虐者

本款係以犯罪之手段為加重處罰事由。所謂「凌虐」,係指以違背人道之方法加諸被害人肉體或精神上之凌辱虐待而言。修法研議過程中,即著眼於對被害人施以凌虐而強制性交,勢必「對被害人身體造成較大傷害」,故特以本款規定之。

六、利用駕駛供公眾或不特定人運輸之交通工具之機會犯之者

本款係以犯罪之情狀(時機)為加重處罰事由。本款之設立,乃鑑於近年來社會頻生「計程車之狼」案件,行為人駕駛交通運輸工具並藉以犯強制性交罪,不僅使被害人受困其內難以求救或無法跳車脫困,且由於該交通工具之機動性,往往令被害人身處荒郊而大幅增加生命身體受害之危險性,故乃增訂本款加重事由。許玉秀老師更闡明道,本款加重的理由在於行為人和被害人原本具有一個特別義務關係,駕駛或控制公眾運輸的交通工具,以及以營利為目的而駕駛或控制交通工具之人,皆對其乘客有保證人義務。行為人如在此種關係中積極地侵犯被害人,則違反雙重義務,既觸犯禁止規範也觸犯命令規範,因此較普通強制性交罪具有應予加重非難的較高不法。

七、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匿其內犯之者

本款係以犯罪之情狀(時機)為加重處罰事由。相關構成要件,請參照侵入住居罪§306之規定,於此不再贅述。

八、攜帶兇器犯之者

本款係以行為可能造成層升之危險,而為加重處罰事由。所謂「攜帶兇器」,實務見解認為,不論其係於犯罪事前持有或在現場臨時拾取持用,亦不論該兇器屬何人所有,均應以攜帶兇器論。又本款僅以「攜帶」要求之,至攜帶以外是否進而使用該兇器,自在所不問。

關於本罪既、未遂之判斷,仍以著手實行「強制性交行為」為判斷。換言之,行為之實施是否達於「著手實行」的程度、犯罪行為究屬既遂或未遂、行為之罪數為單數或複數,均與本條所定之加重條件無關。只要行為人為強制性交行為當時,對於本條之加重要件有所認識,即可。

 

 

 

 

 

 

~~節錄自元碩公職瑜律師刑法分則-個人‧社會‧國家法益體系重點整理~~

國考專家 郭顧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