妨害性自主罪導論

 

壹、緒論

妨害性自主罪章,在近年來是一個熱門的話題(當然也是考試的重點),相關之討論,匯集在二個高峰期,第一個是1999年,妨害性自主罪章修法後的討論潮,另一個則是2001年以來,發生的強吻案、摸胸案而引發的討論潮。可想而知,其重要性絕對是「★★★★★」超級重要。而在學習本章的過程中,最重要的就是「性交」與「猥褻」的概念,以下便先就此二行為,加以剖析。

一、性交行為

所謂「性交」,依刑法第十條第五項之定義如下:「一、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之行為。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之行為。」這樣的修正使得原本屬於舊法猥褻概念的肛交、口交行為,皆納入性交的概念。學者多認為,此有混淆二者之定義,並不妥當。

修法後,關於「性交」之定義,修正如下:「稱性交者,謂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之下列性侵入行為:一、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或使之接合之行為。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使之接合之行為。」(民國九十五年七月一日開始施行)相關評析如下:

(一)林東茂老師認為,傾向犯是一種有特殊傾向的故意犯。而妨害性自主罪的行為人,必須是基於性慾的需求而發動攻擊,才可能成立犯罪。因此若是基於醫療或其他正當目的所為之進入性器行為,解釋上自非本條所指稱之「性交」。因此修正案中關於這段補充性交的話「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實為多餘。

(二)許玉秀老師的評析重點有三:一、「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之增訂,雖無害,亦無益處,其實不必要。因為是否構成妨害性自主,本應依具體構成要件判斷,所有基於正當目的行為,皆不可能符合妨害性自主的構成要件。二、使用「接合」之用語,使得性侵入的用語相對中性。但性侵入,仍不包括「不作為」,對於少年及兒童之保障,仍不周全。三、「性器」概念較不明確,應使用生物學上之「生殖器」較明確。

二、猥褻行為

所謂「猥褻」,依照釋字第四○七號解釋之闡釋,係指一切在客觀上,足以刺激或滿足性慾,並引起普通一般人羞恥或厭惡感而侵害性的道德感情,有礙於社會風化的行為而言。惟八十八年修法後,本罪章已脫離保護「社會風化」之範疇,轉而在於「性自主權」的保障,因此只要行為人將尋求刺激或滿足自己性慾,建立在違反被害人意願的性行為上時,即該當本罪之構成要件。至於是否引起普通一般人羞恥或厭惡感而侵害性的道德感情,或有礙於社會風化,則與「猥褻」之認定較無關連。

貳、妨害性自主罪章各條文之概述

妨害性自主罪章,主要保護之法益係「性自主權」,而其中亦有以保護幼年男女身心健全發展之立法(刑法§227)。各條之概述如下:刑法第二二一條與二二四條,分別規定普通強制性交罪及普通強制猥褻罪,而第二二二條及二二四條之一,則為加重處罰規定。另外第二二五條為乘機性交猥褻罪之規定,第二二六條為加重結果犯之規定,第二二六條之一為結合犯之規定。而關於利用權勢為性交罪、以及使用詐術為性交罪,則分別規定於第二二八條及二二九條。詳細請見下述各節之說明。

此外,第二二七條之一為個人減免事由之規定;§229-1為追訴要件之規定。其中較受人矚目,莫過於「告訴乃論」的縮減(亦即第二二九條之一規定以外之一般妨害性自主情形,無庸告訴乃論)。林東茂老師認為,此一告訴乃論之權限遭到除去,將使被害人的主動性喪失,猶如習武之人自廢武功,對於婦女團體所推動之立法措施,不算是勝利。

 

 

 

 

 

~~節錄自元碩公職瑜律師刑法分則-個人‧社會‧國家法益體系重點整理~~

國考專家 郭顧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