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罪【故意】【未遂】

壹、前言

強制罪所欲保護之法益,為「意思決定自由」,亦為妨害人身自由罪章中,常見之犯罪類型,性質上屬於一種「概括規定」。且實務見解常認為本罪包含於其他犯罪行為之內(例如:強奪罪§325、強盜罪§328、強制性交罪§221等)。須注意各罪間之競合關係。

強制罪之學習重點:【強暴、脅迫之定義】、【手段與目的間是否具備有可非難的關聯】、【強制罪與其他犯罪之競合關係】

貳、構成要件

一、客觀構成要件

(一)行為主體:

任何具備刑法上行為能力之自然人皆為本罪之適格主體。

(二)行為客體:

行為主體以外之自然人。

(三)犯罪行為:

以強暴、脅迫之方式,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故本罪之犯罪手段,限於「強暴」與「脅迫」二種樣態。不包括詐術、藥劑、催眠術等其他不法之方法。

此外,我國實務亦認為,行為人對於被害人施予強暴脅迫行為時,被害人必須同在現場,始有施強暴脅迫行為之可能。若被害人不在現場,自無以強制罪相繩。

(四)犯罪結果:

使被害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其行使權利。條文中所謂「妨害人行使權利」之文義,較無疑義。而所謂「使人行無義務之事」,則容有討論空間。蓋如按其文義解釋,那麼恐將導致「只要是有義務之事,即可以施用強暴脅迫之手段強迫他人為一定之作為或不作為」之結論。如此解釋,恐有違本條之立法意旨。強制罪之規範目的,即在於人可以依其自由意志,行使其想要做的事。故不論是有義務或是無義務之事,皆不能強迫他人為之。因此,基於罪刑法定主義,宜將條文文字作修正為妥。

(五)行為與結果之間具備因果關係:

行為人之犯罪行為與該犯罪結果之間,具備相當因果關係。如果行為人所  使用之方法不會使被害人心生畏怖,而被害人依舊照行為人的指示為之時,則表示二者之間無因果關係,僅有成立未遂之餘地。

二、主觀構成要件

行為人對於其強暴脅迫行為,致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他人行使權利之情形有所認識(知),並決意使其發生(欲)時,具備本罪之故意。又該故意之情形,包括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

行為人如因錯誤而誤認為有權強制他人之情形(例如誤以為有緊急避難之情形),皆屬容許構成要件錯誤,依通說類推構成要件錯誤之法律效果,阻卻故意。

參、其他行為階段之處罰

本條三項設有處罰未遂犯之明文。既未遂之區別標準,在於客觀不法構成要件是否完全實現。亦即,被害人雖受強暴或脅迫行為,但尚未行無義務之事或其權利行使尚未受妨害之情形,即屬本罪之未遂犯。

肆、強制罪與其他犯罪之關係

一、強制罪與強盜罪§328(或搶奪罪§325)

強制罪所保護之法益,在於「意思決定自由」,而強盜罪之規範則是保護「財產」法益,讀者或許會感到疑義,因為依照以往學習競合理論的經驗,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侵害數法益)時,不是應該依想像競合之方式處理?何以上述見解,認為強制罪會被強盜行為所「包含」而不論。於此有必要作更精緻的說明。蓋強盜罪雖屬保護財產法益之規範。惟因其所使用之手段,可能侵害到其他法益(例如:人身自由或身體法益等),故其法定刑亦較一般之財產犯罪為重。因此我們可以認為,立法者在規範強盜罪時,其實已經將侵害其他法益之情形考慮在內(亦即反應在刑度上面),如再以想像競合來處理,則可能造成罪責上的雙重評價。

二、強制罪與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302

*29上3757判例:

「刑法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及第三百零四條第一項之罪,其所保護之法益均為被害人之自由,而私行拘禁,及不外以強暴、脅迫為手段,其罪質本屬相同,惟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法定刑,既較第三百零四條第一項為重,則以私行拘禁之方法妨害人自由,縱其目的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仍應逕依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論罪,並無適用第三百零四條第一項之餘地。」

依據上述判例意旨,實務見解認為,強制罪與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302所要保護之法益均為被害人之自由,其罪質相同。故如以私行拘禁之方法妨害他人自由,縱其目的在使人行無義務之事,仍應論以法定刑較重之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302。惟其所依據之競合法理,並未說明,甘添貴、林山田老師認為,強制罪為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302之概括規定,因此屬於法條競合之特別關係。

 

 

惟近來實物見解對於刑法第三百零二條及第三百零四條的競合有更精緻的說明,相關判決選錄如下:

 

*92台上4513判決:

「按刑法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及第三百零四條第一項之罪,其所保護之法益,固均為被害人之自由,前者係將被害人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下而剝奪其人身行動自由,後者僅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於其行使正當權利時加以妨害,兩者構成要件,行為態樣及被害人受害之程度尚不相同,二罪間並不當然有吸收之關係。如行為人以使被害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被害人行使權利為目的,而其強暴脅迫復已達於剝奪該被害人行動自由之程度時,其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之低度行為,方為剝奪他人行動自由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固僅成立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而不再論以刑法第三百零四條第一項之強制罪;然若行為人所為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之被害人與其剝奪行動自由之被害人不相同時,二罪間即不當然有吸收關係。」Æ換言之,罪數問題具有依個案情況變化的動態性質,法條間的關係並非恆定而不會變化。

 

 

 

 

~~節錄自元碩公職瑜律師刑法分則-個人‧社會‧國家法益體系重點整理~~

 

國考專家 郭顧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