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政院於2012年5月29日函送《羈法修正草案》予立法院審議。

 

二、修法重點說明[1]

 

 法務部研提之《羈押法修正草案》,前於99年7月15日經行政院函請立法院審議,但未能於第7屆立法委員任期內完成修法,爰於101年2月9日再函送行政院審議,並於101年5月24日行政院第3299次院會通過。
本修正草案完成立法後,使被告人權獲得充分保障,有效提昇國家司法人權,展現「人道關懷」與維護「人性尊嚴」,而我國矯正業務之推動,亦得邁入更周延、更健全、更嶄新的紀元,為我國獄政興革樹立新里程碑。本次「羈押法」草案修正要點如下:
1、揭示看守所人員執行職務應符合比例原則、尊重被告尊嚴及維護其人權,且不得歧視。
2、保障不同年齡、性別之羈押被告基本權利,賦予看守所分類處遇之健全基礎。
3、考量女性被告請求攜帶子女入所,爰導入前置評估之概念,並增設看守所應規劃育嬰空間,提供必要育嬰設備,以充分保障女性被告及其子女之權益。
4、貫徹被告無罪推定原則,使被告得依其志願參加作業。
5、充分維護被告衛生、健康與生活權益,揭示看守所對於被告之舍房、作業場所及其他處所,應維持必要之空間、光線、空氣暨足夠之衛生設備。
6、為維護被告健康並尊重不吸菸被告之權益,看守所對於吸菸之被告應施以菸害防制教育及宣導。
7、彰顯對被告人權之尊重,增訂縱經被告同意,亦不得對被告施以醫學或科學試驗。
8、基於無罪推定原則,羈押被告與第三人之接見、通信,除有特別規定外,看守所不得限制其接見、通信之對象,以充分保障羈押被告憲法上之基本自由。另為加強保障羈押被告之訴訟防禦權,增訂於情形急迫而有必要,且看守所人力調配狀況許可下,辯護人得於上班日以外時間辦理接見。
9、為使被告受及時有效之權利保護,有關涉及個人權益之處分,可提起申訴及聲明異議之方式救濟,充分保障被告申訴權及訴訟權。
10、增列被告在所死亡時,看守所應通知其繼承人、辯護人及製作報告書等規定。
11、對於在羈押業務執行上不可或缺涉及人民權利義務而未能在羈押法詳予規範之事項,授權由法務部訂定法規命令規範之。

 

三、司法院釋字第 653 號解釋理由書:【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係指人民於其權利遭受侵害時,有請求法院救濟之權利(本院釋字第四一八號解釋參照)。基於有權利即有救濟之原則,人民權利遭受侵害時,必須給予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正當法律程序公平審判,以獲及時有效救濟之機會,此乃訴訟權保障之核心內容(本院釋字第三九六號、第五七四號解釋參照),不得因身分之不同而予以剝奪(本院釋字第二四三號、第二六六號、第二九八號、第三二三號、第三八二號、第四三0號、第四六二號解釋參照)。立法機關衡量訴訟案件之種類、性質、訴訟政策目的及司法資源之有效配置等因素,而就訴訟救濟應循之審級、程序及相關要件,以法律或法律授權主管機關訂定命令限制者,應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方與憲法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無違(本院釋字第一六0號、第三七八號、第三九三號、第四一八號、第四四二號、第四四八號、第四六六號、第五一二號、第五七四號、第六二九號、第六三九號解釋參照)。羈押係拘束刑事被告身體自由,並將其收押於一定處所之強制處分,此一保全程序旨在確保訴訟程序順利進行,使國家刑罰權得以實現。羈押刑事被告,限制其人身自由,將使其與家庭、社會及職業生活隔離,非特予其心理上造成嚴重打擊,對其名譽、信用等人格權之影響亦甚重大,係干預人身自由最大之強制處分,自僅能以之為保全程序之最後手段,允宜慎重從事,其非確已具備法定要件且認有必要者,當不可率然為之(本院釋字第三九二號解釋參照)。刑事被告受羈押後,為達成羈押之目的及維持羈押處所秩序之必要,其人身自由及因人身自由受限制而影響之其他憲法所保障之權利,固然因而依法受有限制,惟於此範圍之外,基於無罪推定原則,受羈押被告之憲法權利之保障與一般人民所得享有者,原則上並無不同。是執行羈押機關對受羈押被告所為之決定,如涉及限制其憲法所保障之權利者,仍須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受羈押被告如認執行羈押機關對其所為之不利決定,逾越達成羈押目的或維持羈押處所秩序之必要範圍,不法侵害其憲法所保障之權利者,自應許其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救濟,始無違於憲法第十六條規定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羈押法第六條第一項規定:「刑事被告對於看守所之處遇有不當者,得申訴於法官、檢察官或視察人員。」第二項規定:「法官、檢察官或視察人員接受前項申訴,應即報告法院院長或檢察長。」同法施行細則第十四條第一項並規定:「被告不服看守所處分之申訴事件,依左列規定處理之:一、被告不服看守所之處分,應於處分後十日內個別以言詞或書面提出申訴。其以言詞申訴者,由看守所主管人員將申訴事實詳記於申訴簿。以文書申訴者,應敘明姓名、犯罪嫌疑、罪名、原處分事實及日期、不服處分之理由,並簽名、蓋章或按指印,記明申訴之年月日。二、匿名申訴不予受理。三、原處分所長對於被告之申訴認為有理由者,應撤銷原處分,另為適當之處理。認為無理由者,應即轉報監督機關。四、監督機關對於被告之申訴認為有理由者,得命停止、撤銷或變更原處分,無理由者應告知之。五、視察人員接受申訴事件,得為必要之調查,並應將調查結果報告其所屬機關處理。調查時除視察人員認為必要者外,看守所人員不得在場。六、看守所對於申訴之被告,不得歧視或藉故予以懲罰。七、監督機關對於被告申訴事件有最後決定之權。」上開規定均係立法機關與主管機關就受羈押被告不服看守所處遇或處分事件所設之申訴制度。該申訴制度使執行羈押機關有自我省察、檢討改正其所為決定之機會,並提供受羈押被告及時之權利救濟,其設計固屬立法形成之自由,惟仍不得因此剝奪受羈押被告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救濟之權利。按羈押法第六條係制定於中華民國三十五年,其後僅對受理申訴人員之職稱予以修正。而羈押法施行細則第十四條第一項則訂定於六十五年,其後並未因施行細則之歷次修正而有所變動。考其立法之初所處時空背景,係認受羈押被告與看守所之關係屬特別權力關係,如對看守所之處遇或處分有所不服,僅能經由申訴機制尋求救濟,並無得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司法審判救濟之權利。司法實務亦基於此種理解,歷來均認羈押被告就不服看守所處分事件,僅得依上開規定提起申訴,不得再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救濟。惟申訴在性質上屬機關內部自我審查糾正之途徑,與得向法院請求救濟之訴訟審判並不相當,自不得完全取代向法院請求救濟之訴訟制度。是上開規定不許受羈押被告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救濟之部分,與憲法第十六條規定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有違。受羈押被告不服看守所之處遇或處分,得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救濟者,究應採行刑事訴訟、行政訴訟或特別訴訟程序,所須考慮因素甚多,諸如爭議事件之性質及與所涉刑事訴訟程序之關聯、羈押期間之短暫性、及時有效之權利保護、法院組織及人員之配置等,其相關程序及制度之設計,均須一定期間妥為規畫。惟為保障受羈押被告之訴訟權,相關機關仍應至遲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二年內,依本解釋意旨,檢討修正羈押法及相關法規,就受羈押被告及時有效救濟之訴訟制度,訂定適當之規範。羈押法第六條及同法施行細則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之申訴制度雖有其功能,惟其性質、組織、程序及其相互間之關聯等,規定尚非明確;相關機關於檢討訂定上開訴訟救濟制度時,宜就申訴制度之健全化、申訴與提起訴訟救濟之關係等事宜,一併檢討修正之,併此指明。】

 

完整條文及說明,請至下載區查閱。


[1]法務部矯正署2012525日新聞稿。

國考專家 郭顧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